四川 | 原创| 国内| 国际| 娱乐| 体育| 女性| 图片| 太阳鸟时评| 市州联播| 财经| 汽车| 房产| 旅游| 居家| 教育| 法制| 健康| 食品| 天府新区| 慢耍四川
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频道
新闻热线:028-85171608 QQ:2226834809

民族歌剧《松毛岭之恋》讲述老区人民情怀

2018年03月19日 11:18:58
来源:北京青年报
记者:伦兵 编辑:李娉竹

  民族歌剧《松毛岭之恋》作为全国优秀民族歌剧展演作品,前天和昨天在保利剧院亮相。很多观众流着泪看完了这部歌剧,为闽西苏区人民对革命信仰的坚守所感动。相比在第三届中国歌剧节上的演出,此次经过修改的版本故事更为流畅,情节也更为合理。福建省歌舞剧院院长、男中音歌唱家孙砾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:“这有赖于导演靳苗苗的努力,虽然她过去是舞蹈编导,但进入歌剧后,她全身心投入,在福建一扎就是半年多,这在业界导演中是不多见的。同时,她尊重歌剧艺术,尊重歌剧专家的意见,在有限的空间将舞蹈思维运用到歌剧中。”

  《松毛岭之恋》讲述福建老区人民在送走自己丈夫和兄弟参加红军后,对革命坚韧不舍的精神,阿妹三十年坚守等待当红军的丈夫阿根归来的故事。由于国内真正的歌剧导演匮乏,福建省歌舞剧院另辟蹊径,请来了舞蹈学院的导演靳苗苗。靳苗苗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说:“我爸爸是搞舞蹈的,小时候我老在团里面看他们演出,包括总看郭兰英老师的演出。搞上舞蹈以后,我的作品偏戏剧性,我的老师明文军希望我尝试一把歌剧导演,他给了我一定的启发。歌剧首先是音乐,我们舞蹈也首先要有音乐的解释。这两者有相通之处。”

  说到接手导演《松毛岭之恋》,靳苗苗说:“以前看歌剧总觉得一板一眼,而我觉得这部歌剧完全可以把舞蹈的思维融进去,因为歌剧也可以诗化地表达。歌剧与舞蹈是有一种思维上的关联的。”排演中让靳苗苗最为感动的是老区人民的那种对信仰的坚守,“我们去闽西地区采风的时候,一个村里基本上都是红军的后代,有的家庭数人为革命牺牲。这些老百姓,他们为亲人的付出与他们的淳朴本性很让我震撼。我去到赖阿妹的家,阿妹的儿子和女儿思红思军还都健在,老人很内敛,接待我都是很平平淡淡的,没有刻意的表达。我请思军讲讲他的妈妈,他看了看我,然后就说了一句话:‘我妈妈是一个太不容易的人。’当时我的眼泪就哗地流下来。这一句话我特别受不了,之前听过一点故事,他那么一说却很淡然。其实,当年村里也有人欺负两个孩子,但他妈妈不让他们还嘴,不要解释,就学会忍,学会做自己的事。”

  作为舞蹈编导排演歌剧,其实还是有困难的。靳苗苗告诉北青报记者:“最开始我希望他们像舞蹈那样展示美,但是我发现歌剧有歌剧的表达方式,特别是肢体语言,如果按舞蹈表演就很假。于是,我就在发挥每个演员的潜力上下功夫,找到他们最舒服的表达方式。因为老区人民都很朴实,不需要过多的肢体语言。”

  第三届中国歌剧节以后,主创团队对《松毛岭之恋》又进行了一次修改,特别是在处理阿根牺牲和思军出生的环节上,原来很写实,而现在表现得更有诗意。靳苗苗说:“这个地方我不再纠结,而是用舞蹈的思维解决过去没有解决的问题。”问到《松毛岭之恋》在参加全国优秀民族歌剧展演后是否还会再改?靳苗苗说:“我认为艺术没有止境,我会一直进行修改,这也许就是我对艺术的坚守。老区人民的坚守为了信仰,而我也是为了艺术信仰而坚守。”文/本报记者 伦兵


返回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