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 | 原创| 国内| 国际| 娱乐| 体育| 女性| 图片| 太阳鸟时评| 市州联播| 财经| 汽车| 房产| 旅游| 居家| 教育| 法制| 健康| 食品| 天府新区| 慢耍四川
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频道  >  文化要闻
新闻热线:028-85171608 QQ:2226834809

明朝内江王府 “现身”成都鼓楼北街

2017年11月22日 09:48:18
来源:华西都市报
何方迪 编辑:王莹

  

21日,成都鼓楼北一街文化宫5号地块考古发掘工作正在进行。这是建筑遗址之间的天井。

 

 古时成都的一条沟渠。

  成都市鼓楼北街,一处5000平方米的工地在考古人员半年的发掘后,“交代”了自己的“身世”——从前,这本是人烟稀少的郊区。唐朝时期,成都兴旺发展,“扬一益二”的局面形成,于是,节度使高骈将这块区域划入扩建的罗城范围。历经一番改造之后,这里摇身变成市中心,一条宽约12米的东北向主干道建起,连接着大东门与大西门,承担着类似如今“天府大道”的职能。宋元时期,人口继续增加,时人开始在道路上建起建筑房屋,这条“康庄大道”日渐变窄,最终缩至3米宽。明朝,郡王内江王看中了这块车水马龙之地,将其划为王府……

  11月21日,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相关负责人易立说,随着鼓楼北一街文化宫5号地块考古发掘工作的开展,复原了唐宋时期成都城的部分格局,为研究唐至明清时期成都的市政设施、街巷民居规划和布局,提供了直接依据。

  发现1

  唐朝成都主干道宽十一二米,连接东西门

  21日,鼓楼北一街文化宫5号地考古现场,踩在黄土地上,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“闻到”了古成都的“烟火味”。

  一排建筑遗迹从左至右密集排列,房址中,三处房与房之间围城的露天空地,以数平方米的方形规格,描绘着曾经的天井模样……考古工地现场负责人王瑾介绍,整个遗址的年代,从唐代一直延续到明清时期。“这些建筑物的废弃堆积火烧痕迹明显,似与火灾或战乱破坏有关。”

  考古人员告诉记者,结合考古现场发掘和历史文献记载,曾经,这里一度是成都的“郊区”,随后才成为了市中心,其身份的转变正得益于晚唐节度使高骈。乾符六年(879),他“缮完城垒”,在原有的子城基础上,扩建起罗城,将这块区域划入其中。

  一条“康庄大道”见证了彼时成都城车水马龙的繁荣。指着一条清理完毕的碎石小路,工作人员指着路上的凹陷介绍,“这是元朝时马车常年行驶留下的车辙。”小路宽约3米,然而,在小路下端,晚唐路基经探测,宽度已达11至12米。“这条街道就类似于如今的蜀都大道。”成都考古队勘探发掘二部负责人易立说,晚唐时期,罗城有四条主干道,这条十余米的大道便其中之一,东西向,连接着大东门和大西门。尔后的街道变窄,当为人口逐步增加所致。宋元时期,原有建筑容不下了,时人开始在道路上建起建筑房屋。到了明朝,这条路或是因为修建王府重新规划用地,被废弃了。

  发现2

  “一沟双渠”再现古时排水工程的精妙设计

  城市的中心,往往有河流。考古现场,考古人员果真发现了一条河道遗迹贯穿,它的发掘区域宽35米至40米,长达60米,方向由西北向东南。王瑾称,这条河道曾经是成都的北护城河。随后,在修筑罗城时,护城河被纳入,便逐渐变成了城中河。

  垃圾废水的处理,往往能显示一个城市的温度,考古人员从一条排水沟,寻得了惊喜。在一处建筑遗址的背后,一条排水沟横向“躺”着,沟的中间有两条并行的渠。考古人员仔细观察发现,其中靠南的渠废弃了一段时间,时人主要使用北面的一条。然而,令人诧异的是,双渠的结构延伸一段后,又逐渐合并成了一渠。

  易立说,如此的“一沟双渠”,曾经在内姜街考古工地发现过,这是成都是第二次发现。

  为何如此构建?考古人员有着不同的看法,他们有的认为,可能一条是用于排污,一条用来饮水;也有可能是一条渠不够用,增建了第二条。还有人认为,因为水沟过于宽大,为此,当时的工人在沟渠中央砌砖相隔,筑起券拱,构思相当巧妙。

  从沟渠的横截面可以看见,渠砖的颜色不一,厚薄各异,有的砖上还刻着精巧的花纹。易立说,高骈修罗城的工期只有3个月,大量采用了更古老的汉砖作为原材料,“在不够用的情况下,又重新烧筑一批很薄的新砖。”

  遗憾的是,这条彼时成都最主要的地下排水通道,在历经五代、两宋几次改造和修补后,却最终在元代早期被废弃。

  发现3

  内江王府终“现身”龙纹琉璃瓦当显露“王”的气息

  此次发现的居民遗迹主要集中在唐朝至元朝。进入明朝后的遗迹,则显露了“王”的气息。

  考古人员从现场清理出了明朝时期的精致文物,刻着龙纹的琉璃瓦当、滴水,等级颇高的脊兽以及柱础等建筑构件,并不常见的龙泉窑……“这些用具非普通居民所能享用。”易立结合明朝地图及文献资料初步断定,这里应当是明朝郡王内江王的王府。

  曾经,易立及工作人员曾就在距离鼓楼街2公里处的成都市体育中心一带,发现过朱元璋儿子朱椿规模宏大的蜀王府。而据文献记载,同时期的郡王内江王就居住在蜀王府的东面。在1996年,相距此仅295米的内姜街遗址面世,而据资料显示,内姜街原本就是因内江王府而得名,之后误写为“内姜”。“此次鼓楼北一街发现如此高等级的构件,证明这片区域就是内江王府的一部分。”易立说。

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

  毛玉婷实习记者何方迪摄影报道


返回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