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 | 原创| 国内| 国际| 娱乐| 体育| 女性| 图片| 太阳鸟时评| 市州联播| 财经| 汽车| 房产| 旅游| 居家| 教育| 法制| 健康| 食品| 天府新区| 慢耍四川
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频道  >  书香四川  >  书画展览
新闻热线:028-85171608 QQ:2226834809

朱可染 用黑白素描画出中国禅味

2016年12月22日 16:05:28
来源:成都日报
记者:王嘉 编辑:罗梦宇

本组图片为朱可染纸本铅笔《物象》系列部分作品

  开栏语:一提到当代艺术,很多人也许会想到具有强烈色彩冲击的架上油画作品。不过,如果你关注成都艺术圈,你就会发现:如今,越来越多的当代艺术家正开始尝试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,转变绘画风格,让当代艺术焕发出全新的中国气质,涌现出众多新当代艺术作品。今日,记者就带领读者走进成都新当代艺术的年轻创作群体,了解他们如何从传统题材中汲取营养,创作富有当代艺术风格的作品。
  
  素描原本是西方最基础的绘画种类之一,可它在成都80后艺术家朱可染的笔下,却充满了中国禅味。如果你见过朱可染的素描作品,也一定会被其画面中的细腻震撼。诗人欧阳江河认为,朱可染的铅笔画作,在当今中国年轻一代画家中显得格外出色,已然具有某种微妙的、有意味的经典特质。在中国画特有的留白与印章映衬下,观众能够品出朱可染作品中独特的禅味。
  
  记录生活
  
  画身边的人和事
  
  朱可染的画室在栀子街一栋普通居民院里,画室内摆放着生机盎然的绿色植物、精致的瓷器摆件、各类画作……昨日记者一走进这里,就被这个不大的画室吸引。与朱可染的作品一样,这个画室散发着独有的小清新味道。画室墙上展示着朱可染的纸本铅笔《物象》系列,一片树叶、一只昆虫、一条小鱼……这些常见的物象,都借助铅笔轻柔而细微的笔触,呈现在一张素净的纸上,没有背景,也没有渲染。在有限的纸幅上,这些物象显得十分微小,小到仿佛只有在完全空净的纸上,才能被看见。画面上手绘的篆体“朱”字,让传统国画中的印章颇具当代感。
  
  见记者看得入神,朱可染解释说,她作品中描绘的所有事物与人物,都与她的生活发生着关联,她希望画画能像写日记一样,让自己在每个时期都能留下来点东西。朱可染个展策展人李万峰说,朱可染的作品与艺术史的脉络、艺术界的流行趋势并不相干,也不针对当代艺术所存在的问题,她仅仅执迷于绘画本身。她所有的作品都是从自己出发,而不着力于从外面薅来的看似重要的内容。绘画只是朱可染观察、认识、治愈直到确认自己的方式而已。对朱可染而言,绘画不可替代且直指精神,但落实到具体的创作和生活层面,绘画又绝非她的全部,与其说是理想,毋宁说是途径。通过绘画,朱可染得以更好地应对这个世界。
  
  中国素描
  
  让法国艺术界惊叹
  
  与《物象》呈现出截然相反效果的是,朱可染的《秋夕》炭笔风景不再是空空纸上的一些小东西,而是铺满炭墨的熏染。有人说,这些作品完全是用素描方法画的中国水墨画,表面看上去,月光弥漫、烟雨朦胧、树影幽远,颇有水墨意韵。但这是素描,它只是一个有静气、有耐心的艺术家慢慢画出的风景素描。“好可惜,这批《秋夕》作品已经被藏家收藏了。”看着画册上的《秋夕》,朱可染喃喃自语道,她告诉记者,这批素描作品是她在读研究生时创作的。
  
  如何让自己的素描跳出固有的绘画模式,呈现出一种全新的水墨感觉?朱可染向记者解密道,经过反复尝试,她发现用铅笔在一种特殊的卡纸上作画,能够让画面呈现出一种特殊的质感。这样的质感很接近洒金宣上的国画效果。于是,朱可染开始探索一种素描呈现水墨效果的方法,在她铅笔的反复描绘下,画面中的每个器物、每只小虫乍一看都有了水墨的晕染效果。材料是西方的,但作品的味道完全是中国传统味。这些素描作品在去年法国的展览中,获得法国艺术家赞许。
  
  不断创新
  
  用石头展现中国文人精神
  
  “我不断在尝试画不同的作品,不同的题材。”朱可染告诉记者,除了素描作品外,她的油画系列作品依然在尝试延续中国禅意的境界。《石头记》是用石头来展现中国文人精神。最近刚完成的油画《松》也颇得她喜爱,这是她去年前往青岛为了取材而拍,单单松树就拍了上百张照片,画中的松树之态经她反复斟酌后,选取最喜欢的姿态入画。临海、迎风,远处的山若隐若现,画面悠远、淡然。
  
  对于朱可染这位学生的作品,著名画家何多苓这样评价:“我在她的画里看见了想看见的东西。所以,不管有没观念,这是一幅好画。”他说,“再来看她的油画。有人会说,画面上只有一个女孩,或站,或坐,或躺,或跳跃,如此而已。但我读到了更多的信息。凝重的表情,清冷的色调,白色的衣裙,纤细的手指,都指向一个个谜底。这还不是我所看到的全部。作为一个专业人士,我要看出这一切是如何画出来的,每一个笔触的精微与粗疏,每一根线条的得与失。我偏爱有这些信息的画。我认为,这样的画有血有肉,过程与结果融为一体。即使还未能完全做到,至少看得出作者有此动机,历经一番挣扎,不是光靠脑洞大开,而是穷尽内力方能画成。我自己是这一类画家,所以偏爱这一类作品。我还喜欢一句话:风格即所有技穷之处的总和。”

无标题文档

返回
顶部